?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第3596章 吃了他,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第3596章 吃了他_科幻灵异_百书迷 亚搏体育app,亚博千炮捕鱼,亚博app
百书迷 >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> 第3596章 吃了他

第3596章 吃了他

无忧老祖引以为傲的就是一身毒,就连吸收的灵气都被污染成了毒物。
  
  呆在无忧老祖周围,吸收了有毒的灵气都会出事。
  
  现在居然难得看见无忧老祖吃瘪了,心情爽。
  
  不过也不敢表现出明显的幸灾乐祸来,不然被无忧老祖记恨了,等以后来找麻烦那就糟糕了。
  
  无忧老祖也意识到了情况对自己不妙,以为是结界捆住了自己,不停地释放毒雾,结果毒雾把无忧老祖自己都要淹没得看不见了。
  
  却没有一点点,一丝毒气都没有漏出来。
  
  无忧老祖看毒雾没有什么用,又将释放出来的毒雾吸收回了体内,拿出了毒牙一般的武器,要打破结界。
  
  但是这空间是宁舒经过重重加厚的空间,这一招还是跟太叔那个王八犊子学的。
  
  就算无忧老祖会空间法则,也要先宁舒之前那样之前一点一点拆。
  
  可看无忧老祖根本就没有感悟空间之力。
  
  他似乎将所有的依仗都放到了自己的毒物上,将一身毒炼到出神入化。
  
  但毒这种修炼上限有点低,像一点空间封锁就能将无忧老祖给控制住了。
  
  就让无忧老祖的毒药没有用武之地。
  
  他的毒药好像只是针对在肉.体上,也不是针对灵魂,这毒还没有蚯蚓的高级。
  
  无忧老祖拿着一个毒牙敲敲打打的,但是根本就打不破结界。
  
  无忧老祖一下陷入了被动的局面。
  
  宁舒朝空间招招手,在外人的眼中,就是无忧老祖所在的结界朝宁舒飞去。
  
  而且结界越来越小,连里面的无忧老祖都小了很多。
  
  空间这种东可大可小,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,一粒沙子都可能是一个世界。
  
  宁舒把玩着空间,对郓城城主说道:“抱歉呀,引起骚动了。”
  
  郓城城主也知道这个人是个强者,把无忧老祖都玩弄于手掌之中。
  
  没看到无忧老祖现在在结界里抓狂,一直叫嚷着。
  
  郓城城主说道:“没事,没事。”又看到屋顶破了一个大洞,“这个地方是没办法住了,我给你安排一个地方吧。”
  
  宁舒打了一个呵欠,“不用了,派人过来把房子给我修一下。”
  
  这件事就这么解决了,围观的人都在看宁舒,显然要把宁舒的样子记在心里,从记忆中搜寻是不是认识这个人。
  
  寒尘吐了一口气,活下来了,真幸运。
  
  寒尘看了一下太白宗的方向,收回了眼神,他不会再回太白宗了,去太白宗做一个不受重视的外门弟子,还不如跟着红衣妖女呢。
  
  跟着红衣妖女说不定还活得久一点。
  
  太白的这下有些尴尬了,之前巴拉巴拉说了那么久,结果人家很强大,太白宗之前急忙甩锅的行为真的非常low逼。
  
  尴尬啊!
  
  都在思考这个人是谁?
  
  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一点名声都没有,完全不认识。
  
  有些人想要上来套套近乎,但是看到宁舒清冷的脸,就不敢上来了。
  
  她的手还要抛着圆球一般的结界,一抛一抛的,像是玩具一样,里面的无忧老祖真的好苦逼啊。
  
  郓城城主很快派人过来将房顶修好了,对宁舒说道:“有什么需要尽快来城主府跟我说就行了。”
  
  宁舒随意地嗯了一声,态度冷淡,郓城城主觉得理所应当,实力强大的人总归是有什么怪癖。
  
  实力弱那就是不知好歹。
  
  同一件事发生在不同人身上结果是不一样的。
  
  “都散了,人太多空气不好。”宁舒说道。
  
  周围的人顿时散开了,时不时回头看看宁舒一行人。
  
  宁舒进了房间,寒尘立马跟上了,太白宗的长老唉了一声,叫住了寒尘。
  
  寒尘转头,冷漠地问道:“请问你是谁?”
  
  太白宗长老:……
  
  好尴尬!
  
  太白宗长老不是不知道这个人是太白宗的弟子,穿着太白宗的宗门服饰,而且还绣着名字。
  
  “那个……”
  
  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。”寒尘进屋,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,直接让太白宗长老吃了一个闭门羹。
  
  卧槽,真爽啊!
  
  给平时在宗门高高在上的长老甩脸子,这感觉真爽,爽上天。
  
  这就是力量的力量啊,他这只是狐假虎威,如果自己有强大的力量,那么受人尊敬,拥有尊严和自信是分分钟的事情。
  
  力量啊!
  
  真渴望力量。
  
  宁舒随意地将空间扔在桌子上,里面的无忧老祖顿时感觉空间震荡,让他难受得不得了。
  
  “放肆,放开老夫。”
  
  “贱婢……”
  
  哟呵,到现在都还没有认清楚自己的处境呀。
  
  看来这位无忧老祖高高在上久了,落入了这种境地,还这么牛叉。
  
  也是有点醉人。
  
  宁舒懒得听无忧老祖的声音,真难听,辣耳朵。
  
  蚯蚓爬上了桌子,看着无忧老祖对宁舒说道:“这个人这么毒,我想出吃了他。”
  
  无忧老祖:……
  
  吃了他。
  
  头一次听说还有要吃了他的。
  
  噫,宁舒一脸嫌弃,“又老又脏,你也不嫌柴,做人稍微有点追求。”
  
  蚯蚓:“我不是人。”
  
  无忧老祖这会再迟钝也知道自己糟了,遇到了更加强大的人,手段莫测,他的毒没什么用。
  
  而且还有只肉乎乎恶心的东西垂涎他。
  
  以往根本就没有人敢靠近他,现在居然要吃他。
  
  我的妈?!
  
  孙子到底招惹了什么鬼玩意。
  
  这个死贱婢看着年纪也不大,怎么手段这么莫测?
  
  寒尘朝宁舒跪了下来,半跪着一腿,朝宁舒拱手道:“多谢前辈救命之恩。”
  
  宁舒只是说道:“瑶娘需要一个提东西的人,你不错。”
  
  寒尘:“……多谢前辈。”
  
  他就马仔呀。
  
  瑶娘用手拨着圆形的空间,问道:“姨,要怎么处理这个人。”
  
  处理?
  
  难以想象一个满脸纯真的丫头居然说着处理。
  
  这还真是……
  
  蚯蚓痛心疾首,“瑶娘,你变了。”
  
  “啊?!”瑶娘有些茫然,“这不是坏蛋吗,不处理了留着干什么?”
  
  蚯蚓:……
  
  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,但……
  
  但你不觉得说这样的话很惊悚吗?
  
  尤其是一脸纯真和理所应当,让蚯蚓很绝望啊。